联众游戏 - 长城WEY,这些年隐瞒了什么?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11 10:37:06;

联众游戏 - 长城WEY,这些年隐瞒了什么?

联众游戏,当大家还在为今年上海车展上,比亚迪发布的王朝系列到底是不是沃尔夫冈·艾格(wolfgang egger)的设计而争论不休之时。

很少有人注意到,与艾格同样出自accd(artcenter college of design)的皮埃尔.勒克莱尔(pierre leclercq)却已经在长城工作了三年十个月了, 不仅让长城推出了数代与概念车高度一致的领先同行的量产产品,而且还已经成为了长城汽车的副总裁和设计总监。

皮埃尔.勒克莱尔

其实,勒克莱尔刚来中国的时候,媒体并未给其过多的关注,目前能查找到的各种资料表明,大家只是04年才意识到他的存在,并且把这个曾在zagato、福特和bmw m任职过,设计过x5m和x6m、m cars、m performance autmobiles、m sport packages的首席设计师,当作了是长城用来装点门面的花瓶。

然而,随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正是这个当年媒体眼中的“比利时腼腆小鲜肉”,如今成熟魅力又低调的中年大叔,非但从产品设计上大幅度提升了哈弗品牌的产品力,更是协助长城开创了全新的子品牌——以掌门人姓氏命名的“wey”。

4月19日当天,wey品牌在“四叶草”的6.1馆,举行了首款量产车vv7的上市仪式。而在随后的几天内,wey展台的火爆气氛,直接转变成了vv7的车展现场订单。

既然说到了“wey”,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神秘人物:2016年广州车展前夕wey品牌发布会开始后才被人知晓的wey品牌外籍ceo——严思(jens steingraeber)。他毕业于格廷根大学(georg-august-universität göttingen)企业管理学和国民经济学专业,在audi ag供职三十余年,是个酷爱越野和户外的“老司机”。

wey品牌外籍ceo—严思(jens steingraeber)

不满意此前媒体将其名译为“闫斯”,今年在研究了博大精深的中文后,他为自己挑选了“严思”这样一个富有深意的译名。

ceo的工作就是管理整个全新品牌的工作团队,这是一个非常具有难度且压力巨大的任务,而严思却多次表示,“长城有着非常好的资源,我有信心能让wey品牌发展壮大”。当见到他在wey首款产品vv7的媒体试驾会上跑前跑后接待,又亲自上阵开车带媒体体验高环,你绝对不会怀疑他的浑身干劲。

经常被吐槽没有核心技术的长城,在推出了4d20系列柴油机和4c20系列汽油机后,形象并没有太大改观。大家惯常性的认为,长城的整体技术还像其他同行那样“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水平。尤其是当前不久,长城首次公开了自己的变速器生产工厂,和主要成员都是外籍的传动系统技术团队后,居然还有人认为长城自己的7dct450变速箱就是仿制自格特拉克的7dct300。

长城汽车传动研究院自动变速器项目组总工程师-格哈德(gerhard henning)

然后,格哈德(gerhard henning)就不乐意了,做为长城汽车传动研究院自动变速器项目组总工程师的他,是在2014年初从斯图加特戴姆勒公司来到长城的。

做为奔驰9at、7g-dct、sg6-310的缔造者,他对“中国首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7速湿式双离合变速器”的诞生充满了自豪——“这是有别于其他双离合产品的,我们今后可以在此产品基础上实现更多的挡位和更高扭力的输出”。而与此同时,并没有人注意到长城之前已实现了前驱平台手动变速器的自主生产。

在参观徐水长城工业园三期的自动变速器工厂时,那支号称“小联合国”的外籍专家团队也着实抓人眼球。出生在阿根廷、先后在斯洛伐克和德国工作过的生产线主管,和主要来自斯洛伐克、德国、墨西哥的团队工程师,以及来自巴伐利亚州的grob流水线工程师,无一例外对长城斥50亿巨资建立如此国际顶级水准的全自动化的变速器流水线大为赞赏。

要知道,整个dct工厂从厂房设计、施工、安装调试设备到流水线投产,只用了短短两年。

而今天,即便还会被质疑,由长城制造,中国自己的dct变速箱已经装备在vv7上实现了量产。展会现场总是人声鼎沸的,但是每一台哈弗或是wey的车,关闭车门后,车内顿时会变得非常安静,这在众多的车展现场直播中体现的非常清楚。

长城是怎么做到的?这个人,艾伦(alan cureton),毕业于澳大利亚巴拉瑞特大学,是治理nvh(噪声、振动与声振粗糙度)的专家,从福特来到长城的,福特各款车的降噪工程都有他的参与,而他在长城巨大的消声室内对于nvh工程整体原理的讲解,由于各种录音设备的采集不清,反而让人格外印象深刻。

艾伦(alan cureton)

“collie”,这本是苏格兰牧羊犬的名字,长城却将其作为wey的安全品牌名称,人们对苏格兰牧羊犬的描述是:柔韧、结实、积极、活泼的品种,自然站立时,整齐而稳固……步伐优美,稍呈跳跃……毕业于密歇根大学,曾先后在大众和福特供职数十年的亚历山大(alexandre tiberio)认为,从很多个角度去理解wey的产品,都会发现和苏格兰牧羊犬有着共同的特点。而这,也许就是他来到长城后负责整车底盘调教和整车安全性所要做到的。

记得几年前魏建军曾说过并不看好新能源,此观点被媒体曲解为其不会涉足新能源领域,而伴随长城的轿车逐渐停止生产,欧拉等新能源产品逐渐淡出媒体视野。

突然,wey品牌的vv7混动版本就这么来了,对于同行来说,这无疑又是一个惊吓。而负责制造这种恐怖气氛的,是一个即便在汽车媒体混迹多年的资深记者也不太会注意到的人物—南逸凡(yvan le neindre),毕业于斯坦福大学,在psa集团(标志、雪铁龙)负责发动机项目(汽油、柴油、混合动力),后转入法雷奥集团,因部件供应才有机会与长城接触,然后于2014加入长城,负责环保新形势下混合动力的研发。

以上只是wey团队中的部分外籍人员,此外还有原阿尔法罗密欧的内饰设计师,原大众的材料工程师和原某欧洲安全汽车品牌的电控工程师等等,都在2014年前后加入了长城。

可以说长城是真正把全球的技术人才吸引汇聚到了中国,但长城一贯的低调不吭声,也让其在一众非常高调的同行业间显得那么不起眼,被质疑也毫不奇怪。只能说大众习惯了被灌输一些舆论,而不再愿意去亲自感受了。

不难发现,当2016年广州车展wey品牌发布时,魏建军说从2014年就开始了wey品牌的谋划,而媒体几乎一面倒的质疑,主要还是由于此前吉利高调发布了lynk&co,很多人想当然的认为长城是在模仿别人,殊不知,这背后却有着更深的故事……

本次车展上,魏建军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,期间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:长城被同行挖走了那么多技术人员,给自己培养了那么多对手,长城该怎么办。魏建军的回答非常直爽:挖长城的员工,说明长城的员工有价值,这是商业行为,谁也阻止不了,长城也挖了不少其他企业的人来,我曾说过,如果有一天长城倒闭了,我希望我的员工都能有好的去处,这样我就放心了!

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al频道,微信公众号id:autolife2014

上一篇:东莞市民运动会棒垒球比赛开幕
下一篇:前行的最好态度——不急,不停

热门推荐